-

如此鐵血的一幕,也是讓得在場的修行者噤若寒蟬,通天境強者的實力簡直太恐怖了,冇有現身,甚至冇有出動任何驚天動地的力量就將在場的強者全部抹殺!

此等恐怖的實力,讓得在場的修行者都不由自主的彎下了腰身;“恭喜島主!”

整齊的聲音在校場上空響徹,冇有一人敢抬頭直視著這片天空。

見此,上官柔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微笑,說道;“走吧,回去。”

一行人頓時消失在了校場,當他們剛剛出現在司徒家主峰時,隻見一個一臉匹霸的中年男子已經站在那裡等著他們了。

男子身穿黑色蟒袍,麵容堅毅,渾身上下都在散發著一股恐怖的帝王之氣,即便站在那裡不動都給人一種極其可怕的感覺。

“恭喜島主!”伏生總管有些激動的對其說道。

“伏生,這段時間多虧了有你撐著,不然這些傢夥隻怕早就忍不住了!”司徒長空的眼中閃過一抹寒芒,雖然他在閉關衝擊通天境,但是整個無雙城發生的一切他都知道,正是知道了司徒青等人的狼子野心,他才痛下殺手。

“哼,難道我就冇有功勞了嗎?”一旁的上官柔對著司徒長空輕哼一聲。

聞言,司徒長空急忙賠笑道;“夫人,這段時間苦了你,放心,為夫一定好好補償你。”

上官柔的臉色一紅;“不要臉。”

“父親,恭喜你衝擊到了通天境!”這時,司徒千羽帶著陳玄一臉高興的走了過來。

司徒長空一臉寵溺的看了眼司徒千羽,笑道;“丫頭,要不是你找來了造化丹,為父此生怕是與通天境無緣了。”

說完,司徒長空這才朝著陳玄看了過去。

見此,陳玄拱手說道;“陳玄見過島主。”

“嗬嗬,賢婿無需多禮,今日之事若不是你出手相助,這群狼子野心之輩恐怕已經得逞了!”

賢婿?

陳玄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一旁的司徒千羽臉色緋紅,瞪著司徒長空說道;“父親,你胡說什麼了?陳玄隻是我的朋友,哪裡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司徒長空咧嘴笑道;“丫頭,害什麼羞啊,你放心,為父絕對不會乾涉你們兩人之間的事情,這女婿我看著不錯,未來大有前途,絕對能夠成為名動整個混元荒界的強者。”

聞言,陳玄一臉狂汗,急忙解釋道;“島主,你誤會了,我和千羽真的隻是普通的朋友關係。”

聽見這話,司徒長空一臉狐疑的朝著上官柔看了過去。

見此,上官柔笑眯眯的對陳玄說道;“小子,我收回昨日說過的話,哪怕你已經有女人了,隻要你願意,我司徒家也認你這個女婿。”

陳玄的臉色有些不自然,說道;“夫人,我與千羽隻是普通朋友,並無他想。”

司徒長空的眉頭一皺,說道;“小子,莫非你認為我女兒不漂亮?還是你覺得我司徒長空的女兒配不上你?”

“這……當然都不是!”陳玄搖了搖頭,說道;“千羽不僅天資出眾,美貌動人,而且更有一顆仁義之心,算是少見的奇女子。”

聞言,正準備說些什麼的司徒千羽臉色更紅了。

司徒長空笑眯眯的說道;“既然如此,你小子還這麼虛偽乾什麼?好了,此事就這麼定了,明日/本島主就對外宣佈你是我司徒長空的女婿,到時候我會邀請整個九泉聖島的強者前來見證,順便選一個黃道吉日把你們的婚事辦了。”

陳玄一愣,這傢夥啥意思?自己貌似什麼也冇答應吧?

而且這傢夥是不是也太雷厲風行了點?這是想霸王硬上弓嗎?

看著司徒長空拉著上官柔離去的背影,一旁的司徒千羽臉色紅的像被火烤一樣,看著一臉鬱悶的陳玄,她急忙說道;“陳玄,我父親的話你彆當真,我……我……我冇有那種意思的。”

說完司徒千羽就紅著臉低下了頭。

一旁的伏生總管見狀,其會心一笑,然後就離開了,獨留下陳玄和司徒千羽。

陳玄有些尷尬,急忙轉移話題說道;“那個……千羽,幾大古族的行蹤有訊息了嗎?”

聞言,司徒千羽說道;“陳玄,我正想對你說這事兒,我們司徒家已經查到了幾大古族的行蹤,他們目前在亂魔海。”

“亂魔海?”陳玄的眉頭一皺。

司徒千羽說道;“陳玄,亂魔海是我忘川聖海中最混亂的一個地方,那裡彙聚著很多臭名昭著的狠人,局勢極為混亂,對於那裡我九泉聖島都相當忌憚,多年前我九泉聖島、千川聖島、百黎聖島三大聖島聯起手來圍剿過亂魔海,可惜卻失敗了。”

陳玄的眼睛眯成一條細線;“看樣子這亂魔海還真是一個不善之地!”

司徒千羽說道;“陳玄,如果你想去亂魔海最好做足準備,那裡的人並不好招惹。”

“我知道了。”陳玄點了點頭。

和司徒千羽分開後陳玄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和黑帝交流;“老匹夫,對於這亂魔海你知道多少?”

黑帝說道;“主人,那個地方確實存在著幾個厲害人物,不過本帝多年未去,不知道他們還在不在那裡。”

能被黑帝列為厲害人物的那絕對是通天境強者了。

想到這裡,陳玄說道;“既然幾大古族的人也在那個地方,那麼她一定也在,不管如何,這個地方我都要去闖一闖,走吧,我們去亂魔海。”

如果輪迴女帝也在亂魔海,那麼老鬼肯定也在。

“主人,就這麼走?不打聲招呼嗎?”

陳玄白眼一翻;“打什麼招呼,你冇看見那個傢夥非要我做他的女婿嗎?這要是去打招呼那不是自投羅網嗎?”

黑帝咧嘴笑道;“說的也對,不過那丫頭還真配不上主人,能配上主人的也就隻有不勝山那個女娃娃。”

陳玄的嘴角一抽,這老傢夥竟然還想撮合他和武妃萱,這可能嗎?

隨後陳玄便是偷偷摸摸的離開了司徒家,他冇有驚動任何人,離開無雙城後,陳玄從地圖上辨彆了下亂魔海的方向,迅速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