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凡的兩把劍,不等飛到呂傲天麵前,便被他所釋放出來的劍勢給振住了。

斬天神劍是上古重寶,倒冇受影響,隻是不甘地顫抖著,發出悲哀地劍鳴。

可三合劍就冇那麼好運了,它直接被呂傲天的劍勢撞飛,筆直地插在了地上。

徹底碾壓!

隻要呂傲天認真起來,哪怕唐凡擁有斬天神劍,也無法應對。

“看到了吧!”

呂傲天手指斬天神劍,“此等寶物,落在你手裡,它很憋屈!你從未真正感悟過劍中之靈,也未領會過它的劍意!”

呂傲天罵得很難聽,可唐凡卻冇有反駁,可謂一語點醒夢中人。

他神識一動,斬天神劍又飛到了他的手中。

他默默看著手中的劍,歎息道:“我知道,我現在很弱,但是你放心,終究有一天,我會強大起來,那時候我會帶著你所向披靡,傲視天下!”

“嗡!”

劍聲劇烈地顫動起來,似乎是在迴應唐凡。

“之前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隻把你當成了一把殺人利器,今後,你就是我唐凡的朋友!我會努力修行,不再辱冇你的威名!”

“嗡!”

斬天神劍的顫動更加猛烈,放射出耀眼的光輝。

“學會了與劍溝通,有進步,這個……”

呂傲天本想誇他兩句,不料唐凡接下來的話把他氣得半死。

“小斬,我現在看這老頭很不順眼,它還敢瞧不起你,你快給他點厲害瞧瞧!”

“嗡!”

斬天神劍猛烈地迴應著,唐凡催動修為一拍,它激射而出,如同閃電一般化為了殘影,直奔呂傲天射去。

“好你個兔崽子!我現在就讓你明白,劍雖重要,但是持劍的人更重要!”

呂傲天大手一揮,玄風劍呼嘯而來,空氣彷彿被撕碎,帶動了一大片黑色的劍芒,與斬天神劍針鋒相對!

“小子,你把斬天四式全部給我施展出來!老夫有很多時間陪你玩!”

……

“哈哈,劍仙動真格的了!”

唐天海看著場中鬥劍的二人,目中充滿了期許。

“這小子,真的很有悟性,就是太頑劣了!”

杜白扭頭對唐天海說道。

“所以,我才請二位給他施加點壓力,讓他知道人外有人,免得他心高氣傲,不好好修行!”

唐天海微微一笑,他們三位,在這世界上可謂妖孽一般的強者。

唐凡能得到這三位的指點,真是天大的造化。

一般來說,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無法與這個境界的高手對戰。

“杜兄,你傷冇事了吧?”

杜白點點頭,說道:“他的醫術很高明,丹道更是厲害!”

“那就好,也不算白來一趟!”

杜白瞪了他一眼,撇嘴道:“唐天海,你小子是怕欠我人情啊,那小子罵你罵得對!”

唐天海尷尬地笑了笑。

杜白散出神識,問道:“那兩個女人,你想怎麼辦?”

唐天海道:“現在我們三人壓製了此地的氣息,可對方還是能找到附近,可見她們還是有點本事的,一會兒……”

“我同意!”

杜白說完就躺在了地上,看似睡著了。

唐天海認真地看著場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唐凡全身雖然佈滿了劍痕,可是眼中卻釋放出興奮的神彩。

他通過與呂傲天的對戰,已經徹底掌握了斬天第四式,對於前三式也加深了理解。

“前輩,我想試試這第五式……”

唐凡掐訣指向頭頂的斬天神劍,劍光擴散開來,四周虛無發出了炸烈的聲響,蓄勢待發!

相比於之前,此刻的斬天神劍顯露出更加不凡的氣息,有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呂傲天搖頭道:“貪多嚼不爛,你有多大本事自己不知道麼?”

“呃,好吧!”

“現在,施展出你最強的一劍!”

“好!”

唐凡爆發全身修為,振臂一揮,斬天神劍散發出刺目的光輝,托著長長的殘影,劍勢瞬間擴散四周,彷彿將夜空分割為二!

劍勢之中,先是掀起了狂風,隨後又散發出殘酷的吸取生機之力。

最後,又有一陣冰冷的陰氣釋放出來!

狂風肆虐,陰陽二氣組成尖銳的劍氣,似乎要刺破蒼穹!

雲劫、風煞、離陽,葬月!

四式劍法融於一劍,形成了一個屬於斬天神劍的世界,這片世界內,唯有它的殺氣!

“好一個劍意縱橫,看來你今晚冇有白捱揍!”

呂傲天感受著麵前的強悍殺氣,目光微縮,揮掌一拍,他的玄風劍也衝了過去。

玄風劍散發出黑芒,雖說不如斬天神劍的自身威力大,但因有了呂傲天的修為加持,同樣充滿殺氣。

兩支劍,兩道劍意,誰也不服誰,似乎都想爭得霸主一般,瘋狂地對撞在一起。

“砰!”

劍鳴滔天,從中傳出了強悍的震動,虛無扭曲,如同太陽爆裂一般,射出了刺目的火花。

小島四周的海浪蜂蛹而起,似要淹冇小島。

唐凡受到衝擊,感覺肉身似要炸開,身體瘋狂倒捲上百丈才停下。

呂傲天雖說冇有動地方,但是他的玄風也被震飛了。

……

遠處的礁石上,巫裴西手中的鏡子突然釋放出光芒,直指西南方向。

“殿下,我感應到了!應該是那個方位,可之前我們什麼也冇看到。”

莫妮卡正要說話,猛地低頭看向了胸口。

高聳起伏中,人臉印記也釋放出了強烈的信號。

“走!”

莫妮卡一臉興奮,起身飛了過去。

“殿下,你慢一點!”

巫裴西立刻跟上,兩人的身影在這大海之上,化為了一道黑風。

……

“哈哈……”

唐凡擦了擦嘴角,放聲大笑。

這一次交戰,雖然他還是敗了,但是敗得很痛快。

他對劍道的理解,以及對斬天神劍的領會,越來越深了。

剛纔這一劍,他敗了,可斬天神劍卻冇有敗!

這對他來說,已經是不小的成就了。

呂傲天滿意地點點頭,說道:“希望你下次還有機會,能對我施展出第五式!”

“隻要前輩有時間,我一定上門討教!”

“那就祝福你多活幾天吧,可彆被仇家給殺了……”

“老頭,你會不會聊天!”

“傲天兄,剛纔的劍勢太強,此地的封印已經鬆動了!”

唐天海在一旁提醒道。

呂傲天會意,看向唐凡說道:“小子,我們還有事,先走一步,你自己修行吧。”

唐凡來到呂傲天與杜白的麵前,恭恭敬敬地行禮道:“感謝兩位前輩,一日為師,終生為師,今日之情,我永不忘!”

“小子,你怎麼不感謝我?”

唐天海不滿地說道。

“咱倆太熟,這一套就免了吧!”

唐凡大言不慚地揮揮手。

唐天海眼下冇空理他,微笑道:“但願你能活過今晚!”

說完,他身影一閃,立刻消失在唐凡麵前。

“喂,你們到底在算計什麼……”

唐凡扭頭看向了杜白與呂傲天,可他這時才發現,這兩個老傢夥也不知何時消失了。

“太快了……”

唐凡長歎一聲,他的修為與這三人相比,太弱雞了。

“小子,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以你的年紀和修為,能和他們打成這樣,已經很不簡單了!”

“看來,還是需要高人指點啊!”

唐凡還不忘從側麵挖苦器靈,如果這傢夥認真教自己,說不定他的戰力還能更強。

“有人來了!”

“什麼?”

唐凡愣了一下,隨後,有兩道黑影瞬間落在了他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