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界。

中央神域。

大地遼闊,神山起伏。

到處都是靈山大澤,老藤寶藥隨處可見,這確實是一片鐘靈毓秀之地,自古以來,太古萬族以及魔族,都垂涎神界,想要成為神界之主。

嗡!

就在此時,虛空扭曲,一道身影浮現了出來。

白衣勝雪,纖塵不染,目光明亮而璀璨,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縹緲而出塵的氣質。

正是蘇塵!

“終於回到神界了!”

蘇塵輕聲自語道,眸子之中精芒閃爍,露出了一絲鋒芒之色。

他想到了幾年前,他被逼逃出神界的時候。

離開了歸墟之地,身懷天道至寶的訊息暴露,引得無數至強者追殺,甚至可以說是舉世皆敵。

不但有太古萬族和魔族的至強者,還有人族的不朽聖地也參與其中,追殺的蘇塵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若非道一學院的眾多師兄長老拚死相救,再加上夫子留下來的手段,恐怕蘇塵已經死在了那片天羅地網之中。

“巫祖,幽冥鬼帝,至尊神殿,還有太古萬族和不朽聖地的人,我蘇塵回來了,我會一家一家的去清算!不知道,你們可準備好了?”

蘇塵心中殺意洶湧,暗暗想道。

因為他的怒火,四周虛空震盪,天地轟鳴,九天之上風雲密佈,無比恐怖的異象浮現,彷彿是要滅世一般。

“這麼久了,不知道道一學院和各位師兄怎麼樣了?若微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先回道一學院看看再說!”

蘇塵瞬間壓下了怒火,然後直接挪移虛空,朝著道一神域而去。

而此刻,這片地域無數的生靈都是瑟瑟發抖,眼神中滿是無比驚恐的神色,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那種宛如要滅世一般的恐怖威壓,讓他們感覺到了源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不過,那種波動一閃而逝,讓他們差點以為是錯覺。

轟隆隆!

前方,出現了一片浩瀚而遼闊的大河,接天碧日,洶湧澎湃,蘊藏著混亂而恐怖的氣息。

那正是歸墟長河。

飛過歸墟長河,就是道一神域了。

以往對於蘇塵來說,無比危險的歸墟長河,此刻在蘇塵看來已經不算什麼了,但是歸墟長河,依舊散發著一種神秘的道韻,讓蘇塵都有些看不清楚。

相傳歸墟長河,貫穿諸天萬界,流遍所有的地域,最終彙聚到歸墟之地,那裡是一切世界的終點。

蘇塵隱約感覺到,歸墟長河彷彿散發著某種腐朽的氣息,讓神界都是多了幾分暮氣。

“這是紀元大劫即將到來的標誌嗎?”

蘇塵心中暗暗想道。

紀元大劫降臨,到時候對於諸天萬界,億萬生靈來說都是大劫難,太古萬族的眾多至強者降臨,甚至是那些在混沌海之中探索的神帝,也都會歸來,搶奪無上造化。

蘇塵心中也是不免有些擔憂了起來。

原本因為修為提升,而心中所升起的一絲得意,此刻也煙消雲散了。

他還需要更強大的力量!

哢嚓!

蘇塵直接撕裂虛空,瞬息億萬裡,直接貫穿了無儘虛空,橫渡歸墟長河,來到了道一神域之中。

道一神域,依舊是鐘靈毓秀。

但不知道為何,蘇塵卻感覺到,道一神域彷彿籠罩著一層血色。

而且,蘇塵神念籠罩,他發現道一神域之中,竟然多了許多太古萬族的生靈。

“這是怎麼回事?道一學院,莫非出事了嗎?”

蘇塵的心中湧現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原本,道一神域有億萬人族,而且以道一學院為尊,將道一學院視為聖地,心中崇敬。

但為何會多了這麼多太古萬族的生靈?

而且,蘇塵還發現,不少地方,有人族和太古萬族的強者正在大戰,雖然規模並不大,隻是小範圍的戰鬥,但卻也讓蘇塵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道一學院出事了!

若是道一學院冇有出事,絕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

莫非是蘇塵離開的這幾年,道一學院發生了什麼變化嗎?

就在此時,蘇塵發現了幾個身穿道一學院服飾的弟子,此刻彷彿在被太古萬族的強者圍攻。

嗖!

他瞬間挪移而去。

……

“王師兄,咱們該怎麼辦?這些該死的黑巫族,他們的毒太強了,趙師姐已經快要毒氣攻心了!”

一群道一學院的弟子,都是麵帶驚慌之色。

此刻,他們被一群身穿黑袍,氣息詭異,散發著劇毒的巫族強者所圍攻,儘管他們竭力反抗,但落敗已經是時間問題了。

若非這些巫族之人,想要生擒他們,恐怕他們已經被殺光了。

他們都是不約而同的看向一個黑袍年輕人,他叫王峰,神皇巔峰的修為,也是此刻眾弟子之中最強者。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身穿白袍的漂亮女子,臉色蒼白如紙,被他們護持在中央,已經昏迷了過去。

她就是眾人口中的趙師姐,趙淩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