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說,他們也認為,鏡子就在這裡。

可是,在冇有來之前,他們可不敢打包票。

畢竟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很難說的。

這可不是說,你認為會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倘若說,真的有那麼簡單的的話,他們早就拿到鏡子了。

但是,那麼多年來。

儘管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一直費儘心思想要得到鏡子。

可是他們始終不能如願以償。

這事情也不是說,他們想拿到就能拿到的。

要是說,真有那麼簡單的話。

他們早就拿到鏡子了,也不至於等到現在了!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今天我們運氣太好了!”

“發財了!”

“太爽了!”

維金斯等人興奮不已。

對他們來說的話,這可是很不錯的事情。

要知道,能夠在這裡拿到鏡子,就說明他們人品爆炸。

而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其實都是看人品的。

人品可行的話,不管做什麼,都可以得到很多好處。

要是說,人品不行的話,就算找一萬年,那也冇有辦法找到東西!

“馬小姐,趕緊拿過來,我現在就給你錢。”

約翰斯趕忙說道。

“不好意思,我這裡的規矩,一直都是彆人先給錢。”

馬曉玲淡淡說道。

她現在可信不過那些人。

要是說,她給了東西。

可是對方不給錢的話。

那可怎麼辦?

就算跟這些人講道理,那也是很困難的事情。

畢竟這些人那麼凶殘,自然是冇道理可以講。

“好,我先給你錢就是了。”

約翰斯沉聲說道。

他現在也是想好了辦法。

隻要拿到東西,就乾掉馬曉玲!

反正乾掉她之後,自然就有辦法,把錢拿回來。

對約翰斯來說的話。

他最痛恨的事情。

就是有人敢敲詐他。

既然真的有人這樣做的話,他現在可不介意,送對方上西天。

滅掉對方,對他來說的話,其實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真正的高手都是很殘忍的。

他們該出手的時候就出手。

絕對不會有任何猶豫。

要是說,現在這個時候,他們竟然出現了猶豫。

那可就是很悲劇的事情了。

而這樣的事情,也不會發生。

殺人滅口。

是他們最拿手的事情。

現在滅掉馬曉玲,其實就跟捏死螞蟻差不多。

很快。

對方再次轉了四千萬過來。

“好了,鏡子你可以拿去了。”

馬曉玲笑道。

然後直接把鏡子丟過去。

對她來說的話,這玩意留著冇有任何用處。

既然是這樣的話,現在還是給老外比較好。

不然的話,她拿回去也做不了什麼。

“馬曉玲,你膽子不小啊,居然敢把東西給我們?”

“你知不知道,我很想殺了你?”

約翰斯冷聲說道。

“我知道啊,那又怎麼樣?”

馬曉玲淡淡說道。

“怎麼,你不怕我殺死你嗎?”

約翰斯問道。

“不怕。”

馬曉玲笑道。

“為什麼?”

約翰斯問道。

他覺得很奇怪。

照理來說,他們三個地仙境的人,現在已經圍住馬曉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