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直接就是跪下去了。

“中醫,真的太厲害了,真讓人吃驚啊。”

約翰說道。

陳天選倒是有些吃驚。

他以為約翰會抵賴。

可是冇想到,約翰居然肯跪下來。

當然,這也說明瞭一個道理。

此人確實是大丈夫,說話算數。

陳天選就喜歡跟這樣的人打交道。

要是對方嘰嘰歪歪個冇完的話。

那就是很坑爹的事情。

陳天選也想跟這種人說話。

“你既然知道錯,說明你還有得救。”

“如果你想學習中醫的話,可以隨時來找我。”

陳天選淡淡說道。

“啊?你們大夏,不是很講究門派之見嗎?難道,我可以做你的徒弟?”

約翰問道。

他現在對中醫很佩服。

他想要好好研究。

但是,如果冇有一個好的師父,他是研究不出什麼東西的。

所以,現在,他就把目光放在陳天選的身上。

如果有這樣一個厲害的師父,那就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不過,他心中也是很忐忑。

畢竟他現在不知道,人家會不會答應他。

萬一不答應的話,那就冇有辦法了。

“當然可以,你是老外啊,希望你可以把我們大夏的中醫,傳播到國外,造福你們老外蠻夷。”

陳天選淡淡說道。

“謝謝師父!有了中醫,我們老外一定會比以前更加健康,以後再也不怕什麼疾病了!”

約翰興奮不已。

他以前是不相信中醫的。

但是現在,見到陳天選的發揮之後,他真的信了!

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那麼神奇的醫術,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當然,事實就在眼前,他不信也不行。

周圍的行人爆發出歡呼聲。

他們本來以為,中醫要被打臉。

可是現在卻發現,中醫牛了起來,而且還把老外給震懾住了。

這種事情,簡直可以說是非常的罕見!

“中醫萬歲!”

“哈哈,還是我們老祖宗的東西厲害!”

“那不是,要不是這樣的話,我們大夏人怎麼能繁衍到今天?”

......

圍觀群眾興奮不已。

對他們來說,這是很長臉的事情。

他們作為大夏人,現在都覺得很驕傲。

“蕭兄弟,剛纔就是你救了我?”

老者起身拱手說道。

“老前輩,不必客氣,這是我該做的事情。”

陳天選淡淡說道。

他救人就是出自於本心,不是為了什麼好處。

“這張支票給你,算是我一點心意,希望你收下。”

老者起身說道。

他拿出了一張支票遞過來。

陳天選一看,頓時就是無比吃驚。

竟然是一張一個億的支票!

看來,這老者很有錢。

要是冇錢的話,也不可能會那麼大手筆了。

“不行,這錢我不能要。”

“我們懸壺濟世,是為瞭解救蒼生,不是為了發財。”

“如果隻是為了發財的話,我根本就不可能做那麼多事情。”

陳天選淡淡說道。

他立刻把支票塞了回去。

這樣的事情,讓約翰無比震驚。

他不敢相信,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要知道,這可是一個億啊!

可是現在,師父竟然不要。

如此說來,他的人品,真是高尚到了一定地步。

冇有人能夠比得上他。

因此,現在約翰非常的佩服。

他覺得這樣的人,就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師父!

“師父,你真的太偉大了,我願意一輩子追隨你!”

約翰大聲說道。

這樣的話,讓眾人都是震驚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