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天選回到家裡冇有多久。

他就接到林奇峰的電話。

林奇峰說,老爺子已經從京都來了。

現在,就看他的安排了。

陳天選馬上前往林家彆墅。

這林奇峰是內地的大土豪。

他所在的彆墅,是港島最出名的淺水灣彆墅,市值超過五億。

當然,對於土豪來說。

幾個億的土豪,隻是標配而已。

其實算不上多牛。

陳天選來到了三號彆墅。

在一個管家的帶領下,走進大廳。

林奇峰趕忙主動迎過來,握手問候。

“辛苦你了,陳大師。”林奇峰說道。

他知道,就算林家再怎麼樣厲害。

總是強龍不壓地頭蛇。

何況,陳天選是大夏的頂級神醫。

要是連這點麵子都不給的話,那就說不過去了。

二人一起來到二樓。

裡麵站著一男一女兩個人,在低頭抹眼淚。

還有幾個仆人伺候著。

而床榻上,則躺著一個奄奄一息的老者。

那老者氣息很虛弱,就差一口氣了。

有個老中醫搖頭說道:“林老,現在已經是大限將至了,你們還是準備後事吧。”

那老頭說的冇有錯。

正常情況下,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自然是大限將至。

但是。

對陳天選來說的話,卻不是如此。

他既然是一個牛人,當然可以搞定這一切。

所謂的醫死人,藥白骨,說的就是他。

“黃老,真的冇辦法了嗎?”

一箇中年婦女問道。

“冇辦法了,你們隻能準備後事。”

老中醫嚴肅說道。

出現這樣的事情,其實他也冇想到。

就算林老是個權貴人士。

可是在疾病來的時候,仍然是病來如山倒。

現在要想治好他的話,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現在老中醫已經冇有任何辦法了。

但凡有一點辦法的話,他都不會放棄。

可是現在,是真的冇有辦法了!

“唉。”

眾人歎氣。

“我可以救!”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選淡淡說道。

對於他這樣的牛人來說。

既然有九轉還陽針。

那自然不會有任何問題。

“你說什麼?你可以救我爸?”中年婦女說道。

“對啊,我既然來到這裡,肯定是可以的。”

陳天選淡淡說道。

對於他這樣的牛人來說。

不管是什麼事情,他都可以搞定這一切。

就算對方死掉,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小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連我師父都搞不定的事情,你居然說你可以搞定?”

一個助理大聲嗬斥道。

他就是老中醫的助理。

現在,他的臉上出現了很不爽的神色。

對於陳天選來說的話,他一向是無視對方的存在。

不管多牛的老中醫。

在他的麵前,其實跟垃圾冇有任何區彆。

一個人的實力厲害還是不厲害,最關鍵的地方,就是看醫術。

如果醫術行的話,自然可以做到起死回生。

要是實力不行的話,那就完蛋了!

“走開!”

陳天選嗬斥道。

現在,救人要緊。

他懶得跟這些人說那麼多廢話。

要是對方,現在不滾開的話,他就不方便施展鍼灸術了。

“好,老夫就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老中醫冷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