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是對方敢不給的話。

他就一定不會客氣!

陳天選是有這個能耐搞定對方的。

“好,你這個逆子,快點跪下認錯!”

張九陵叫道。

張雲渠傻眼了。

開什麼玩笑?

老爸居然讓他跪下?

他本來以為,老爸來了之後,他可以更好的裝比。

可是萬萬冇有想到。

他所想象的事情,根本就冇有發生。

不但如此,現在老爸還讓他跪下!

那不是很扯淡的事情嗎?

“爸,你開什麼玩笑?讓我給這個小子跪下?”

頓時,張雲渠就是叫了起來。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老爸會說出這種話。

簡直就是讓他無語到了極點。

“老子跟你說話,你冇有聽到嗎?”

張九陵怒吼道。

他之所以改變主意。

那是因為。

他看到一個恐怖的人出現了!

那就是狗天王!

狗天王,就站在陳天選的身後。

看那樣子,他就是陳天選的人。

張九陵就算再厲害,他也知道,不管怎麼樣說的話。

他是得罪不起狗天王的。

因此,現在立刻選擇服軟了!

他知道一個道理。

一旦得罪狗天王。

那是絕對不可能有好下場的!

張雲渠雖然不想認慫。

可是現在這個時候,連他父親都這樣說了。

他不認錯也不行了。

撲通!

張雲渠隻好跪下認錯。

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是什麼操作?

本來,他們都以為,張雲渠的父親來了之後,會震懾住陳天選。

可是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

“對不起,我會賠償給你醫藥費的,張阿姨。”

張雲渠道歉說道。

張豔紅傻眼了。

“你趕緊把錢打過來,然後滾蛋。”

陳天選淡淡說道。

張雲渠打了五十萬過來,然後迅速離開現場。

剛走出去。

他就忍不住抱怨:“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你那麼害怕那小子?”

張九陵怒道:“你這個廢物東西,你得罪誰不好,居然去得罪狗天王的人!”

張雲渠問道:“爸,你說的狗天王是誰?”

張九陵怒道:“就是我們港島的地下皇帝,他的勢力,可以說是龐大到無邊無際的地步!如果得罪他,我們張家,就完蛋了!”

他說的冇有錯。

張家,在這裡的實力雖然很強。

但是,這也不是說,他們就強大到,可以挑戰狗天王的地步。

在港島這裡,一直有這樣的說法。

那就是誰敢去得罪狗天王。

那就死定了!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麼多年來,很多高手都知道這一點。

“爸,原來這個小子的實力那麼強啊,那我得小心一點才得。”

張雲渠吃驚說道。

他現在覺得很慶幸。

剛纔要是太裝逼的話,估計就被人弄死了!

“你要記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以後不管做什麼事情,都給老子低調一點!”

張九陵喝道。

“知道了爸。”張雲渠低聲說道。

......

解決事情後,陳天選跟劉美麗告彆。

他回到家中。

之後,有一個神秘電話打過來。

“陳天選,你好,我有一個任務交給你,不知道,你肯不肯接受?”

聽到這樣的話。

陳天選不由得皺眉。

“閣下是誰?”

陳天選問道。

他現在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會去接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