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小說網 >  北冥夜煊 >   第3387章

-

叫雲千柔。

一年前,她刺傷陸承,隨後被化名為許曼妮的雲畫屏帶走藏了起來。

在那期間,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並且還徹底失去了生育能力。

隨後,伴隨著雲畫屏的秘密一點點被揭開,她所在的勢力,被清繳追殺。

她也冇有了庇護,為了不被j-察抓到,她隻能四處躲避,逃跑,最終淪落為街頭乞討的乞丐。

她曾經一心追逐的名利富貴,徹底成了過往雲煙。

尤其是當親眼看到,那個曾經被她踩在腳下長大的人,回到了親人身邊,有人嗬護,有人寵愛,還有自己的事業,過得這般好......

雲千柔怔怔地盯著看了許久,也哭了許久。

隨後在這個夜晚,拖著殘廢了的一隻腿,主動走進了j-局。

......

九個月後,帝國女王生下了一對龍鳳胎。

兒子取名北冥瀾,女兒取名雲汀。

又一年冬天。

雲傾坐在花房裡,透過透明的玻璃,看向窗外銀裝素裹的庭園。

帝國的冬天,永遠都是這麼冷又美麗。

皚皚白雪堆砌在整個視野中,抹掉了天地間所有的顏色。

纖細的手指,在玻璃上熟練地畫出一隻又一隻小動物。

一雙手忽然從身後探出,將一張軟毯披在了纖細的肩膀上,將她密密地裹了起來,隨後是熟悉的溫柔聲音,“要不要出去看看?”

雲傾怔了下,漂亮的黑眼睛亮了亮,轉頭看向身後的男人,“可以嗎?”

她剛生完孩子,正被嚴格限製行動。

彆說這種天氣出門,就是路走多了,都會被管束。

北冥夜煊未曾說話,隻是用毯子將她裹的嚴嚴實實,隨後將她從沙發上抱了起來,抬步朝著門外走去。

清冷的空氣伴隨著花香湧入鼻息間,雲傾有些昏蒙的神智,瞬間清醒了不少。

男人抱著她走到花香四溢的梅花樹下,放在了溫暖的藤椅上。

雲傾從毯子裡伸出手,折了支梅花拿在手心裡。

烏黑的眼睛怔怔地盯著手心裡的花看了片刻,垂下了眼睛,聲音很輕,“這是小時候,哥哥親手幫我種的......”

所以纔會在這麼多年後,她都潛意識裡,不允許旁人動這個園子一分。

男人看著她眼底那一抹濕氣,掩飾住眼底的神情。

雲傾忽然抬頭看他,“他還會回來的......對不對?”

男人隻是蹲下了修長的身影,一動不動地看著她。

眉心處忽然傳來溫涼的觸感。

他在吻她。

雲傾睫毛顫了顫,忽然聽到男人的聲音,“前兩天有人送來了一份禮物。”

雲傾抬起了眼。

一隻精緻的禮盒,被送到了手邊。

男人盯著她的眼睛,溫柔地道,“是送給你的。”

雲傾看著禮盒上的捆著的青絲帶,恍然間,彷彿看到了那雙溫柔修長的手,將精心準備好的禮物,打包送出。

烏黑的眼底,多出一抹希翼。

雲傾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拆開了青色的蕾絲。

一隻沾著露水的梅花乍然間映入眼簾,栩栩如生。

一刹那間,心潮迭起。

雲傾定定地捧著那株梅花,看了許久。

頭頂上的風鈴發出悅耳的叮叮聲,雲傾看著看著,忽然就笑了,“聽瀾哥哥......”

一年前,在她找到雲聽瀾的時候,他還剩下最後一絲氣息。

北冥夜煊及時帶來了黑鴉與白鴉。

之後雲聽瀾便被他們帶走了。

誰也不知道,他還能不能夠醒過來。

直到今天——

北冥夜煊見她笑了,便將人抱了起來,往溫暖的屋子裡走去。

雲傾乖巧地呆在男人懷裡,片刻後,忽然湊過來,親了親他的臉,“老公,謝謝你。”

男人腳步霎時間頓在原地,垂下鴉黑色的長睫看她,天生不帶感情底色的眼睛裡,溢位一抹溫情。

他溫柔地笑起來。

屋子裡傳出小嬰兒稚嫩的哭聲,北冥夜煊加快了步子。

或許他來這世間的意義,便是要免她驚,免她苦,免她顛沛流離,免她無枝可依。

無論未來他們會遭遇什麼,他永遠都會在她身邊。

天上又下起了雪。

一片純白色的世界裡,男人抱著他的妻子,走進了溫暖的花房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