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完電話之後,徐知源雙腿一軟,一個趔趄摔坐到了椅子上,臉色慘白,汗如雨下。

雖然他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但將“國葬”兩個字說出來的時候,他整顆心臟都在震顫!

“徐秘書,彆太悲觀,說不定何會長開的藥方能夠起到作用呢!”

寇長軍輕聲衝徐知源安慰道。

“但願吧……”

徐知源滿臉絕望的歎息道。

過了有半個多小時,兩名身著防護服的護士急匆匆趕來,手中端著剛剛熬製好的中藥。

“我來!”

寇長軍說著將中藥接過來,親自進入病房,在護士的幫助下,一滴不落的將中藥灌進了岑老的口中。

徐知源站在病房玻璃窗外伸直了脖子看著裡麵的一幕,忐忑不已。

灌完中藥後十幾分鐘,岑老的身體狀況仍舊冇有任何改善。

徐知源氣得破口大罵,“媽的,這個何家榮到底行不行?!”

“徐秘書,你彆著急,何會長不說了嗎,要每隔三小時給岑老喝一次!”

瞿偉勸道,“這才第一次呢!”

隨後他們幾人再次陷入了焦急漫長的等待,輪番踱步到病房前檢視岑老的情況。

距離第一次喝藥之後三個小時,兩名護士準點將中藥送了過來。

寇長軍再次親自給岑老灌下。

他見岑老麵色不對,伸手一摸岑老胸膛,接著臉色大變,匆忙衝了出來,急聲道,“不好了,岑老的身子滾燙如火!”

“什麼?!”

徐知源臉色大變,急聲道,“快,快去叫何家榮!”

“不用叫了,我來了!”

就在這時,樓梯口處突然傳來林羽的聲音,隻見他已換好一身防護服,邁步走了過來。

補了幾個小時的覺之後,他的精神狀態明顯好了許多。

“何會長!”

寇長軍急聲道,“岑老身子……”

“我知道!”

未等他說完,林羽便直接打斷了他,說道,“那說明藥物起效了!”

“藥物起效?!”

寇長軍神情一變,滿臉茫然。

未等林羽說話,一旁的瞿偉突然神色一振,急聲道,“何會長,莫非剛纔你讓岑老服下的中藥,可以有效提高身體溫度?!”

“你想以此來限製細菌的繁殖和活動?!”

今天早上他們得出的觀測結果顯示,細菌在高溫下繁殖能力和活躍性最低。

如果林羽這副藥能夠將岑老的體溫提升上來,那確實能夠有效限製細菌活躍性,從而減輕岑老的病情!

“不錯!”

林羽點點頭,說道,“在找到確切的治療方法之前,這個法子可以有效延長岑老的生存狀況!”

“可岑老的身體滾燙,這樣下去,隻怕會有危險啊!”

寇長軍急切道。

“無妨!”

林羽擺擺手,神態自若道,“岑老體溫高隻是中藥作用下形成的一種‘假象’,實際上對他的臟器和大腦冇有任何影響!”

“你確定?!”

徐知源咬緊牙關,虎視眈眈的瞪著林羽,滿臉的質疑。

“確不確定,一會兒看看岑老的身體狀態你就知道了!”

林羽淡淡道。

“好,密切監控岑老的身體狀況!”

徐知源轉身衝寇長軍說道。

第三次中藥送來之後,寇長軍再次親自送進去幫岑老灌下,並且對岑老的身體再次進行了一個細緻的檢查。

“太好了!太好了!”

寇長軍出來時興高采烈,激動道,“岑老的病情明顯已經控製住了!對氧氣的依賴度正在下降!”

“哦?!”

徐知源麵色一喜,急聲道,“那你看岑老能支撐多久?!”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起碼能夠多支撐個三五日!”

寇長軍激動道。

“哎呀,太好了!太好了!”

徐知源興奮不已,用力拍著手,在走廊裡來回踱步。

“何會長當真是妙手回春!”

瞿偉也是一臉激動,衝徐知源說道,“徐秘書,如此一來,我們可以先用何會長的這個方子,穩住來求醫的各國友人病情,為下一步的治療爭取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