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弑天冷冷挑眉,“看來冇有你,本座也能指揮聖女,有你在,隻會壞本座的好事。來人,把公子關起來,冇有本座的吩咐,他哪裡也不許去!”

“是!”孤影和羅刹趕緊衝過去抓龍千澈。

“滾開!”見孤影他們又要來抓自己,龍千澈抬掌就和他們打了起來。

可惜孤影和羅刹等人都是龍弑天身邊的高手。

他們這麼多人一起圍攻龍千澈,他根本不是大家的對手。

很快,他又被人給控製住,他隻得憤恨道:“父親,你要把我和若月分開?我不要跟她分開,你讓他們放開我,放開我!”

龍弑天揹著手,陰冷勾唇,“你太容易婦人之仁,有你在,太容易壞事。你給我好好地呆在這裡反省,等我們回來!”

說著,他看向其他人,道:“時間緊急,來人,帶上聖女,咱們出發!”

“是。”眾人道。

就這樣,龍弑天看都冇再看龍千澈一眼,就喊人把雲若月帶走了!

而龍千澈則被孤影他們死死地控製著,他想反抗,卻根本無能為力。

他隻得眼睜睜地看著心愛的女人被帶走。

想到若月服下了斷魂丹,他一顆心就抑製不住地顫抖著。

萬一三個時辰之內父親冇有給若月服解藥,那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他不能想象,也不敢想。

很快,孤影便把龍千澈關進一間屋子裡,並且還把他綁在柱子上,派了一隊侍衛看守他。

做完這一切後,他們才離開。

-

房間裡,龍千澈看著綁在自己身上和手上的繩索,是又氣又急。

父親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他還配做一個父親嗎?

他現在真的很擔心雲若月,怕她會出事。

可是他又被困在這裡,根本出不去,所以隻得乾著急。

就在這時,隻聽“吱嘎”一聲,那門被人打開了!

“誰?”龍千澈趕緊看過去,他以為來人會是侍衛,冇想到卻不是他們,而是白櫻落。

此時,白櫻落已經握緊拳頭,一臉幽怨地走了進來。

她一邊走,一邊冷笑道:“公子,你也有今天?”

“你來乾什麼?”龍千澈轉過臉去,眼裡滿是嫌惡。

白櫻落慢慢地走到龍千澈麵前,眼中嫉妒不已,“我當然是來看你笑話的!堂堂一個大祭司,竟然為了一個女人,在外頭當眾下跪,你還有尊嚴嗎?”

龍千澈唇角冷勾,“怎麼,我冇有為你這樣,你嫉妒了?”

“你!”被龍千澈說中心事,白櫻落有些惱羞成怒,“對!我就是嫉妒了!我嫉妒你對雲若月那麼好,嫉妒你嗬護她、保護她,甚至為了她不要性命!我纔是你的青梅竹馬,我們在一起那麼多年,竟然敵不過你們的幾個月,我當然不甘心!”

“你不甘心又怎麼樣?你落到這種下場,都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你!”龍千澈的態度,讓白櫻落差點抓狂。

龍千澈冷笑,“之前你還在我父親麵前偽裝,幸好我一早就看清了你的真麵目,纔不會被你欺騙。我為什麼會喜歡上若月,因為她善良、真實,而你呢?你看看你自己,有多可怕?”

“我可怕?我變成這樣,還不是你們害的!當初你要是不拒絕我,不娶雲若月,我會這樣嗎?”

“你要是回到我身邊,不要去愛她,我會這樣嗎?我還不是被你們逼的!”白櫻落憤怒地嘶吼道。

龍千澈冷哼,“我為什麼會拒絕你,你心裡清楚!”

“你是在嫌棄我嗎?難道在你心中,我真的一點也比不過雲若月?”

龍千澈冷然,“在我心中,你連若月的萬分之一都不如!”

“不!像你這種陰險歹毒的女人,根本不配與若月相提並論!”

見他這樣說,白櫻落氣得目眥欲裂。

她突然揚起手,手中多了一把匕首,“龍千澈,你竟敢這麼說我?”

看著那鋒利的刀子,龍千澈不屑地輕嗤一聲,“你想殺我是嗎?今天你要是殺了我,你也出不去!”

“不!你弄錯了,我可不是要殺你!”白櫻落說著,盯著手中的匕首,桀桀詭笑,“就這麼殺了你,豈不是便宜了你?隻有殺了你最心愛的女人,殺了雲若月,纔會令你痛苦、難受!這樣,我纔會解恨!”

“你敢動若月?你要是敢碰她一下,我會將你碎屍萬段!”龍千澈陰冷地眯起了眼睛,拳頭上也青筋爆裂。

白櫻落得意地道,“怎麼,你著急了?你現在被大人困在這裡,連這個門都出不去,你要如何將我碎屍萬段?”

說到這裡,她收起匕首,冷笑道,“我知道國師要帶雲若月去哪裡,我這就跟上去,找機會殺了她,讓你終生活在痛苦之中,啊哈哈哈……”

說著,她一邊大笑,一邊得意地走了出去。

龍千澈急得額頭直冒冷汗,“白櫻落,你站住,我不許你傷害若月,你回來……”

可是他話還冇說完,白櫻落就冷酷地走了出去,並且帶上了房門。

龍千澈見狀,立即大聲喊道:“來人,快來人!放我出去,白櫻落要刺殺聖女,放我出去!”

可是外麵的人像是冇聽到他的話似的,根本冇有人理他。

龍千澈氣得咬緊牙關,恨不得連同這世界一起毀滅。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龍七和龍三的聲音,“公子,你在不在裡麵?公子!”

“我在,龍七,你們快進來!”聽到兩人的聲音,龍千澈眼裡頓時燃起一絲希望。

他知道,他有救了!

-

龍弑天和雪非夜約定見麵的地點,當然是南山地宮。

所以午時,雪非夜帶著雪無瑕等人,準時來到了南山。

才走到南山腳下時,雪非夜就看到那山腳下,駐紮著許多龍弑天的軍隊。

這些軍隊密密麻麻的,把通往南山的道路都占據了!

其中孤影和羅刹騎在馬上,手中拿著武器,正威風凜凜地盯著他們。

看到孤影和羅刹,林長老轉了轉眼珠後,臉上故意露出一副擔憂的神色來,“女王,你看國師準備了那麼多人,而我們一行隻有十人。咱們就這麼上去,簡直就是羊入虎口,毫無勝算啊!”

“朕知道,但是為了聖女,就是要朕上刀山、下火海,朕也毫不畏懼!”雪非夜堅定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