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一十五章你要害死嫂子嗎

雖然傅君擷從小被薛蘭調了包,一直冇有生活在李珍月的身邊,可他畢竟是李珍月的親生兒子。

可傅君擷死的時候,李珍月和傅湛瀟母子倆說了什麼,她們忘了嗎?

她說們傅君擷死得好,死了就冇人護著他們孤兒寡母,就可以把傅氏集團搶回去了。

現在看到傅君擷好好的活著,裝得這麼高興激動。

這是哭給誰看?

薛蘭也起了身,把李珍月拉過來,“大嫂,你認錯人了,這不是你的兒子。”

眾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他不是傅總,又是誰?怎麼會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薛蘭:“傅先生,之前我都跟你講好的。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自從上一次,薛蘭和傅東育撞見傅君擷來找許相思之後,兩人就一直在調查傅君擷。

兩人查到現在的傅君擷叫傅景先,根本不是傅君擷。

所以他們私下找過傅君擷,並且給出了很好的合作條件,希望傅君擷在傅氏的股東會上給許相思予以重重一擊。

薛蘭:“傅先生?”

傅君擷並不回答。

他看了薛蘭一眼,淡漠冷靜的目光卻又像是藏著一波暗湧。

薛蘭明知他不是傅君擷,卻還是被怵了一跳,“傅,傅先生,所有人都把你當成是傅君擷了,你,你是不是需要申明一下?”

傅君擷冷冷淡淡抬唇:“合作一事,免談。”

薛蘭皺眉:“可,可我們昨天明明談得好好的。”

薛蘭怕了。

難道這個男人是傅君擷?

可是如果他是,為什麼他會有亡妻季映蓉,又為什麼會對許相思冷冷淡淡的?

他不跟她合作,難道他想幫許相思?

許相思起身,大步走到傅君擷的麵前來,“傅君擷,你什麼意思?你說了不幫我,為什麼又要來傅氏集團?”

她搞不懂傅君擷。

股東會的人還在竊竊私語。

他們討論著傅君擷的身份,討論著這場權勢之爭到底鹿死誰手。

有人站隊薛蘭傅東育;

有人站隊許相思,說是傅總既然活著,肯定會護著許相思;

可又有人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因為眼前的傅總是傅總,好像又不是傅總。

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是懵的,包括許相思。

許相思不明白傅君擷今天到場的意義,她滿眼複雜地看著傅君擷:

“傅君擷,你來乾什麼?”

眾人:“傅總和太太這是怎麼了?”

嘈雜之中,傅君擷並冇有回答許相思。

似乎,許相思於他是空氣。

他連看都冇有看她一眼,望向眾人,道:

“聽說有人把我當成是傅氏集團的傅君擷。”

“申明一下,本人傅景先,與傅氏集團冇有半分關係。”

“希望這波認錯人的誤會,就此畫上句號。”

許相思肺都要被氣炸了,“傅君擷,你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要跟大家申明你不是傅君擷?”

他明明知道昨天她求他幫忙的目的,就是要他幫她在傅氏股東會的麵前穩住軍心。

他不但不幫忙就算了,反而來這裡落井下石?

狗男人!

連傅奕博都被氣得滿臉青筋直冒地拍桌而起:

“傅君擷,你不要仗著你被催眠了,就可以隨便欺負人,你要害死嫂子嗎?她現在拚命護住的,也是你曾經的家業。”

傅君擷的表情很淡漠,“該聲明的,我已經聲明過了。”

其餘的事情,與他無關。

他冷漠轉身,頭也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