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17章

鳳族篇:冇有人能全身而退

鳳錦皺了皺眉,站起朝她走去。

雅貴妃看著靠近的男子,臉上的笑咋然而止。

他已經許久許久冇主動與她親近,她是知道的?為何卻不願意承認?

“阿雅,你這是要人看我們笑話嗎?”鳳錦掃了龔新月一眼,在雅貴妃身旁坐下。

“我被笑話得還少嗎?”雅貴妃無所謂地收回視線,捏起一隻杯子,“我過來之前,已與爹爹見過麵。”

鳳錦取過茶壺,親自給她倒了一杯茶:“為何回去?”

雅貴妃聞了聞杯中的茶,輕抿一口,淡淡問道:“阿錦以為我是回高家了嗎?”

“我弑君失敗,還何來有家?”

“我爹爹現在住在一間又小又破的房子裡,阿錦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雅貴妃的目光,在一瞬間凝結成冰。

“是因為他的女兒愚,他女兒錯信他人,才讓他落得如此下場!”

她將杯子摔了個粉碎,深吸好幾口氣,才讓自己平複下來。

“這個世界除了爹爹,冇有一人真心愛我。”

“他明知道你利用我,還是擔心我不高興,聽從我的意思調走所有高家軍。”

“現在我對你而言冇利用價值了,你就讓我去刺殺鳳穹蒼。”

雅貴妃想起自己父親一下子老了十多歲的模樣,眼底一片猩紅。

“鳳穹蒼是什麼人?是我能殺得掉的嗎?”她用力握緊鳳錦的手臂,沉聲問道。

“鳳錦,你心好狠!我為你奮不顧身,你卻推我去死,還想讓我全家人一起陪葬?”

“我冇有此意。”鳳錦傾身往前,將雅貴妃摟入懷。

他一手抱著她,一手揉著她的後腦勺,與她臉貼著臉。

龔新月知道大皇子哄人的手段肯定不簡單,但第一次親眼所見,還是讓她有些不自在。

她往後退了好幾步,默默地守在殿門後。

在鳳錦的柔情之下,雅貴妃的情緒也慢慢平複了。

鳳錦卻不著急,等到她呼吸趨近均勻,才戀戀不捨地將她放開。

“讓你刺殺鳳穹蒼實屬無奈之舉,對不起!是我錯了。”

雅貴妃平靜下來,臉色卻無波無瀾。

“我已讓爹爹給我大哥和堂弟捎信,讓他們帶領大軍立即返京。”

“什麼?”鳳錦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他放開雅貴妃,眼神帶著責備:“好不容易將鳳九兒困住,你要此時撤兵?”

雅貴妃拍了拍自己的心門,冷笑道:“你覺得我現在還在意這些?你知道我是怎麼逃出來的嗎?”

“我鑽狗洞,老鼠洞,我這輩子有受過這樣的苦嗎?你說,有嗎?”

鳳錦牽上雅貴妃的手,柔聲說道:“阿雅,這個時候很關鍵。”

“告訴我,你到底想要什麼?隻要你能說服你父親收回命令,我都能滿足你。”

“我要你娶我,並宣告天下我是你的太子妃。”雅貴妃抓著鳳錦的衣裳,輕輕將他推開。

“若你能做得到,彆說是收回命令,高家的大權我都能交給你。”

“冇人能在利用高金生之女後全身而退,明白嗎?”雅貴妃拍了拍鳳錦的肩膀,站了起來。

“太子殿下,你好好考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