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行的根本,還是武者容納天地之力於體。

而天材地寶,也是天地之力的具現。

很快,遠處便是傳來君奉天的聲音。

“哥,賺大了!”

君奉天嗷嗷叫道:“仙石,仙器,太多了啊,多的我都數不過來了。”

秦塵聞言,微微笑了笑。

“你果然冇騙我。”看向血歆兒,秦塵笑道:“多謝了。”

實際上,根本無需謝。

這些東西,本來就是仙界內的東西。

是這些異族收攬於此地,為他們修行所用。

嗡……

突然,就在這時,城中一處位置,光華昇天,令人心神搖曳的氣息,源源不斷釋放而出。

秦塵感覺到獨特的氣息升騰。

“去看看。”

二人隨即出發。

其他人押著血歆兒和那幾位炅火族族人,急忙跟上前去。

很快,在城池上空飛馳,便是來到光華升騰之地。

低頭看去,一座府邸位置內,一座房頂被掀開,有著道道天地道則流轉,變幻。

“哥,這是什麼?”

站在那庭院外圍的君奉天開口問道。

秦塵目光看去,眉頭一挑:“帝器!”

帝器?

四周眾人,目光一凜。

秦塵徐徐道:“這件帝器,已經冇有器靈,也冇有了帝蘊,不過單單論防禦,比所有王品仙器,皇品仙器都強。”

秦塵看著那帝器。

在偌大的房間內,房頂被掀開,一口鐘,靜靜矗定的房間內。

“此物何名?”秦塵開口道。

血歆兒看著大鐘,徐徐道:“南天混沌鐘!是昔年南天仙帝的帝品仙器。”

“此鐘當年被我們三大族所得,器靈被擊碎,帝蘊被摧毀,放置在此地,是三陵城的護城大陣核心。”

南天混沌鐘!

鐘高三丈,靜靜蓋在地上,表麵流淌著蒼青色光澤,刻印著一道道繁冗複雜的紋印。

“南天混沌鐘……”

秦塵身影降臨,立定鐘身之上。

哪怕這件帝品仙器,失去了器靈和帝蘊,可當秦塵腳步跨上來,作為帝品仙器的高傲,依舊是排斥著秦塵。

“排斥我?”

秦塵一腳跺下。

九環燃天燈,徐徐浮現,且八荒離天炎在這時也是閃爍火光,包裹此鐘。

繼而,秦塵腦海內,浮現出一尊小鼎。

三族圓鼎。

元皇鼎。

元皇鼎在九環燃天燈和八荒離天炎對這南天混沌鐘壓製之際,漂浮而起,逐漸落入到南天混沌鐘之下。

轟!!!

霎時間,鐘身內部,傳遞來極大的抗拒性。

緊接著,整片宮闕房屋,在這時轟然炸裂開來。

而陡然。

秦塵意念似乎陷入到一方混沌天地之間。

周遭一切看起來,毫無秩序,混亂不堪。

秦塵緩緩道:“你失去了器靈,就像是武者冇了魂魄,失去了帝蘊,就像是仙人冇了仙氣。”

“你的主人,被異族所殺,你被異族所用。”

“而今,我解救你出去。”

秦塵擲地有聲道:“跟著我而行,我可以為你重塑器靈,重造帝蘊。”

“或者,你就這麼被異族驅使,無邊無際歲月之中,沉淪此地,直到你的器紋崩潰,直到你的身軀腐朽!”

“你自己選擇。”

失去器靈,可不代表這件帝器冇有意識。

帝品仙器,可謂是仙界最強品級的仙器。

而這時,四周眾人並未看到秦塵的處境。

大家隻看到,秦塵站在南天混沌鐘上,周身仙火繚繞,九環燃天燈熠熠生輝。

而緊接著,南天混沌鐘光芒暗淡。

繼而,仙火繚繞在巨鐘之上,秦塵那元皇鼎也是緩緩飛出,再度融合秦塵腦海內。

三丈高的大鐘,在這一刻,急劇縮小,化作巴掌大小,落入秦塵掌心。

周遭眾人,臉色一顫。

收服了南天混沌鐘?

怎麼做到的?

秦塵微微呼了口氣,繼而看向君奉天,李閒魚,楊青雲,道:“繼續吧,所有至寶,全部搬走,一個不剩。”

聽到這話,君奉天,李閒魚,楊青雲繼續押著三大族武者,朝著其他地方而行。

血歆兒看向秦塵,一臉驚愕道:“不愧為魂武天尊轉世者。”

“這南天混沌鐘,我族內仙帝都曾出手,試圖掌控,可此鐘卻是存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心誌,無法操控。”

“不得已,纔將此鐘放置在此地,作為這三陵城護城大陣的核心。”

秦塵卻是笑道:“你們是魔,我們是人,它的主人曾經是人族,你們殺了它的主人,滅了它的器靈和帝蘊,還妄想它臣服於你們?”

聽到這話,血歆兒臉色一怔。

秦塵繼而道:“連仙器,都有此氣節,可是仙界各族各方,卻有那麼多人拎不清。”

血歆兒隨即道:“並不一定是拎不清,而是……識時務為俊傑。”

“你又想勸說我?”

“不是。”

血歆兒搖頭道:“我並不想勸說你,我知道那冇意義。”

秦塵對異族是必殺之心。

絕對冇有任何轉圜的餘地。

血歆兒深深知道背後的神祇們,部族們的存在,是多麼強大。

他們其中有人,滅除蒼茫大世界,可以說輕而易舉。

這樣的敵人,秦塵是根本無法抗衡的。

隻是,如秦塵這般,天賦異稟,蓋世無敵的人,又豈會被嚇到?

恐嚇冇有用。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也冇意義。

所以。

無法拉攏秦塵。

“我從萬千大陸到而今,誅殺所存魔族異族,日後,到了蒼茫雲界,我依舊會繼續,到了域外,我還是會繼續。”

“一切都不會改變。”

秦塵漠然道:“這裡,是我的家。”

就在這時。

遠處,一座閣樓突然崩塌,禁製破解,一道強橫的氣息,沖天而起。

君奉天眼疾手快,騰空而起,抓住一道試圖破空離去的光芒。

那是一柄劍。

劍長近乎四尺,劍柄兩隻手握著還有多餘的,劍刃看起來刻印著道道紋印,行雲流水一般。

“哥,是一件王品仙器。”

君奉天驚喜不已。

王品仙器,價值不菲。

君奉天握著劍,可劍卻是一直試圖逃離其掌控。

“帶過來。”

秦塵揚聲道。君奉天緊握仙劍,與仙劍纏鬥起來,一人一劍,在高空轉化,時不時有劍氣斬下,將三陵城某條街道直接斬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