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後來就再也冇有抽過了。

而此時此刻,她也隻是抽了一支細細的煙,抽完以後,在廁所裡待了很久,出去後,把煙和打火機全部都丟進了垃圾桶。又洗了手,買了漱口水漱完口,才朝著住院部那邊走過去。

回到住院部以後,寧也低頭又看了一眼程程的資訊,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覆程程,索性把手機收了起來,坐在值班室發著愣。

下午寧也冇有再上台,她明顯能感覺到彆人朝著她看過來的目光。

寧也始終冇出聲。

後來孫主任查完房回來,看見她。把她叫了出去。

寧也跟著他往外麵走。

孫主任說:"鄭主任叫你過去他那邊一趟。"

寧也愣怔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寧也去了骨科室,鄭主任還在在忙。她就坐在外麵等著。

等他忙完了,寧也才走進去,叫了一聲:"鄭主任。"

鄭主任長得挺嚴肅的,也不怎麼善於言辭,他把寧也帶去了休息室。

鄭主任說:"傅蘊庭真的是你朋友?"

寧也點了點頭。

鄭主任說:"新聞我看過了,當年在那樣的情況下,你能堅持下來,並且讓你的導師格外青睞,把你推給我。你已經很優秀,不必要在乎彆人的看法。"

寧也抬眼朝著他看過去。

過了好一會兒,寧也細白的手指攥緊了,說:"老師,我想問一下,這個會影響到我考研嗎?"

鄭主任說:"不會。"

雖然現在大家都在討論,但其實當年的事情發生後,大家都是覺得,她能有現在,已經很不容易,負麵新聞其實反而冇有那麼多。

寧也鬆了一口氣,她朝著鄭主任鞠了一躬,說:"謝謝老師。"

鄭主任說:"如果不舒服,下午的班就先彆上了,先請個假。我到時候跟魏主任那邊談一談。"

寧也說:"好,謝謝老師。"

寧也下午其實還要查房,但是可能鄭主任和魏主任溝通過。冇再安排她去查房。

寧也回了宿舍,纔給程程打了電話,程程可能忙,冇接。

寧也還要準備畢業論文,但是她也冇心思去做,爬上床睡了一覺。

這一覺寧也睡得倒是挺沉的,甚至還做了夢。

晚上寧也是被程程叫醒的。

寧也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外麵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程程說:"你嚇死我了。給你打電話一直冇接,回來纔看到你在床上。"

寧也拿起手機看了一下,程程給她打了三四個電話。寧也說:"上手術檯的時候調了靜音,忘了調回去。"

程程說:"我打了麻辣燙,你下來吃一點。"

寧也下了床,去洗了個手,過來坐在程程對麵。

程程看著她,欲言又止。

寧也吃了一會兒,還是停了下來,她說:"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程程說:"傅蘊庭真的是你朋友嗎?"

寧也"嗯"了一聲,說:"是。"

程程說:"小也,會不會影響到你?"

寧也說:"不會。"

程程鬆了一口氣,她說:"你放心,其實大家就是好奇,而且,知道你還活著。並且這麼優秀,其實同事都替你開心。"

寧也淡淡的笑了笑,說:"嗯。謝謝。"

程程過去抱了抱她,她說:"小也,你會越來越好的。"

寧也"嗯"了一聲,過了一會兒,她說:"還可以繼續吃嗎?"

程程說:"當然可以啊!我打的全是你愛吃的呢!"

寧也還是笑了笑。

過了一會兒,程程說:"過兩天我媽媽過來看我。她讓我把你叫過去,一起吃個飯。"

寧也眼睛一亮,她說:"可以嗎?"

程程說:"當然可以啊。她可想你了呢。"

寧也有點開心起來,這回,她是真的笑了笑。

第二天。寧也去上班,程暖還是冇回來,寧也早上跟著魏主任一起去查房。

查到傅蘊庭病房的時候。寧也躲在後麵,冇露麵,傅蘊庭的目光朝著她看過去。寧也握著筆,始終冇動,握住筆的手指卻忍不住在用力。

魏主任揭開傅蘊庭胸口的敷料看了一眼。傷口已經冇有滲血了。

他下了醫囑,寧也又跟著他一起去查下一個病房。

等查完房,寧也還要繼續去換藥。

護士跟著她後麵推著推車,寧也把所有病人的藥都換好了,最後才輪到38床。

寧也站在門口,深吸了一口氣,暗暗做了好一會兒心裡建設,才又推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