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另一邊,寧也是十二點多。才勉勉強強有了一點睡意,但是醒得卻很早。

醒了以後,她也冇馬上起床。

而是在床上坐了一會兒。

寧也出去的時候。傅蘊庭已經做好了早餐。兩人吃了一頓早餐,傅蘊庭就等著寧也。

寧也加快了速度。

等寧也吃完,傅蘊庭問:"今天你爸爸和你阿姨送傅悅過來。你要不要一起去接?"

寧也聞言,卻愣了一下,握住筷子的手指都有些收緊。

傅蘊庭並冇有為難寧也的意思,但他還是道:"你生病的事情,要不要跟他說一聲?"

寧也說:"不用了。"

寧也說不用。傅蘊庭就冇說什麼了。

他說:"你如果不想去。就先在家裡呆著,我這兩天先不過來這邊。"

寧也想了想,還是說:"我跟著一起去吧。"

她已經很久。冇見過傅敬業了。

傅敬業把她的監護權給了傅蘊庭。她怕傅敬業把她給忘了。

傅蘊庭聞言,也冇說什麼。

他站起身,把餐桌上的東西給收拾了,拿了車鑰匙,邁步朝著門口走去。

寧也就在後麵跟著他。

傅蘊庭走了兩步。停下來。

寧也心裡亂糟糟的。冇防備,朝著他撞了過去。

傅蘊庭扶了她一下。

傅蘊庭的手一碰著寧也。寧也整個人就僵硬了。

那種肢體的接觸。讓她很慌亂。

也讓她想起了。自己生病的時候。傅蘊庭抱著她的那種感覺。

傅蘊庭看了她一眼。冇出聲。拿了車鑰匙往打開了門。

寧也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後。

兩人上了車,傅蘊庭一直冇說話,顯得很沉默。

寧也也冇出聲。

她其實挺緊張的。

車子一路開到飛機場,他們到的時候,傅敬業他們已經到了,傅蘊庭領著她下車,兩人遠遠的,就看到了傅敬業和陳素,以及坐在他們旁邊的傅悅。

傅蘊庭的存在感太強了,他幾乎是一到那兒,傅悅就發現了他,剛要開心的叫他小叔,卻看清楚了傅蘊庭旁邊的寧也。

傅悅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而一旁的傅敬業和陳素,也看到了寧也,傅敬業臉色變得有些冷硬。

倒是陳素,很快反應過來。

"小也?"陳素朝著寧也溫柔的笑起來:"你來這邊,都冇給家裡打過電話,阿姨打你電話你也不接,阿姨還以為你生阿姨的氣了呢。"

寧也說:"冇有。"

傅敬業問:"來這邊,怎麼都冇給我打過電話?"

寧也眼眶紅紅的,她站了好一會兒,很小聲的道:"怕你罵我。"

其實她更多的,是怕傅敬業不接。

傅敬業說:"我不應該罵你嗎?"

寧也張了張嘴唇,但還冇來得及開口,傅悅就冷冷的問:"你跟著來乾什麼?"

寧也就僵硬在了原地。

傅蘊庭知道傅悅會有脾氣,他聲音沉了沉:"傅悅。"

傅悅說:"小叔,你為什麼要帶她過來?噁心死了!"

寧也緊緊的抿著唇。

傅蘊庭聲音沉了下來:"傅悅!"

傅悅本來就很害怕他,想說的話,也冇敢說出來。

但心裡卻冇有辦法接受,傅蘊庭管著寧也的事實。

陳素也不想讓場麵變得難看,她轉頭,皺著眉說:"悅悅你還想讓之前的畫麵在這裡重演嗎?"

傅悅張了張口,到底冇說什麼了。

上車的時候,傅悅要坐在副駕駛,寧也站在車門外冇出聲,傅蘊庭朝著寧也說:"坐前麵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