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會點醫術?”王烈一臉的無法理解。

張猛卻眼神一閃,說道:“王前輩,要我看,這小子就是個野郎中!他也冇有彆的本事,就是會騙!不如您出手試探他一下,立馬就能拆穿他的真麵目!”

“你這個主意不錯!好,那我就去試探他一下,看他到底有什麼貓尿!”

原本王烈就看江北辰不順眼,在張猛的鼓動之下,眼神微微一動。

於是端起一支酒杯,朝著江北辰走了過來。

江北辰則是皺了皺眉頭,嘴角微微翹了翹,他本不想惹事,冇想到這倒黴催的非得找上門來。

此時,隻見王烈冷笑說道:“江小友,聽說你醫術出神入化,王某生平最為敬重醫者,今天有緣相見,我可要好好敬您一杯,請!”

王烈說著,將手裡的杯子遞了過去。

江北辰瞥了他一眼,不過還是伸出手去接杯子。

不過拿到杯子的時候,對方卻並冇有鬆手。

王烈嘴角微微一翹,手上暗暗運功,一會功夫,杯中的酒竟然冒出騰騰熱氣,隨後逐漸的蒸發掉了。

緊接著,那鐵質的酒杯,竟然也發紅起來,變得如同烙鐵一般。

眾人驚奇的看著這一幕。

任誰都看出來,江先生和王烈是在比較功力,那杯子現在的溫度隻怕已經到了恐怖的地步!

不過,看兩人的表情,似乎都是遊刃有餘,不相上下。

張猛嘴角不屑的翹了起來。

小臂崽子可真能裝!

一會燙死你丫的,看你還能裝到幾時!

在他看來,江北辰就是為了在趙甜甜和吳苗苗兩女麵前保住麵子,故意硬撐罷了!

但此刻的王烈,內心越萬分的震驚。

他低估這小子了!

此刻杯子的溫度,已經攀升到極限了,連他都有點受不了,冇想到對方竟然一點反應都冇有!

不過是他先挑釁的,此刻灰溜溜的認輸,這臉麵該往哪擱?

他隻好繼續催動功力,硬撐著!

因為冇準,對方也要到極限了呢!

他就不信,一個二十多歲的小毛頭,還能有他的功力深厚嗎?

然而,他失算了!

就在他快要撐到極限的時候,對方依舊冇有反應,反而朝他露出挑釁的笑容!

這下,王烈徹底繃不住了,想要把手收回來。

但令他震驚的是,他的手指彷彿被巨大的吸力給吸住了,根本拿不下來!

“小子,你……”王烈臉色漲紅無比,表情已經扭曲起來。

江北辰嘴角微翹,“呀!王宗師,你這是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是喝多了嗎?”

“鬆,鬆手,我,我錯了還不行嗎?額!”

王烈身子忍不住躬了起來,臉色也徹底扭曲了。

這下,張猛震驚了。

臥槽!

王宗師竟然求饒了??

這小子的修為竟然恐怖如斯!

張猛臉上火辣辣的。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爺爺為什麼要讓自己拜這姓江的為師。

人家就是武道宗師!

而且不是一般的武道宗師,連王宗師竟然都不是對手啊!

這麼一看,至少是華龍榜的實力!

二十多歲的華龍榜高手,簡直是恐怖如斯!

究竟是什麼門派才能培養出這種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