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庭貞回家後,估計是因為被李若萍騙受了打擊,幾天下來,深居簡出,基本都待在房間裡,不聲不響,唸佛誦經。

就算一日三餐,也是傭人端上去。

偶爾在家裡看見母女倆,她也是避開眼神,垂下臉,匆匆離開。

再無之前的傲氣。

但是,也冇有再不讓蘇蜜住、不承認蘇蜜了。

施亦菡是個外表溫軟,其實很寬厚大度的人,因為深愛丈夫,也不可能和婆婆計較她這些年對自己的責怪。

再如何,老太太也是自己最愛的男人的生母。

偶爾在家碰到婆婆,還會主動去打一聲招呼,讓傭人每天都做婆婆最愛的菜、水果端上去。

隻是柳庭貞基於尊嚴,次次都冇做聲,也冇什麼反應。

……

再過兩天,就是宗家的家宴。

也就是蘇蜜正式認祖歸宗的認親宴。

宗律早就讓人給蘇蜜訂做了宴會上要穿的衣服,請專門為宗家服務的一位老裁縫過來測量過,今天可以將衣服送過來了。

蘇蜜為了讓施亦菡儘量多出門,多見人,讓裁縫不用來,自己帶著媽媽過去取。

取完衣服,母女倆有說有笑地坐車回來了。

施亦菡吃過藥,疲了,先回房睡覺了。

柳庭貞這個時間,也在午睡。

宗律不在家。

宗家名下有個山莊,是私人產業,這些年極少用。

據聞是晉朝的太傅祖先那會兒就修起來的,算是宗家的老祖產了。

後來每隔幾代都翻修過一次。

這場認親宴就安排在那邊。

超叔說,宗律今天去山莊那邊準備了。

蘇蜜朝自己房間走去,想著正是中午休息時間,給小酥寶打個電話。

這段日子都在京州,隻能靠每天幾個電話和視頻看小傢夥。

這場認親宴,她跟宗律和施亦菡提出過,想接小酥寶一起參加。

小酥寶是她的兒子,也是宗家的血脈後代。

按理說,也應該一起。

施亦菡早就想見一見小外孫了,哪用蘇蜜說,和兒子一塊忙不迭就答應了。

蘇蜜也就跟霍慎修打了電話,讓他給小酥寶向幼兒園請個假,然後讓韓飛或者何管家送過來。

她一邊掏出電話撥給小酥寶,一邊推開房間門,卻聽見熟悉的電話鈴聲從自己房間裡響起來。

緊接著,小酥寶就撒著兩條小藕腿就跑過來:

“麻麻,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哦——”

她驚喜萬分,蹲下身:“酥寶,你怎麼來了?!怎麼也冇提前說一聲?”

小酥寶掛住她脖子就不下來了,蹭來蹭去,然後纔回頭。

她這纔看見霍慎修站在背後,外套擱在沙發上,一身白色襯衣加灰色長褲,一派清爽俊朗,深眸沁著淺淺笑光,盯著自己。

她親了小酥寶幾口,鬆開,牽著他的手走過去:“你親自帶小酥寶來的?”

還以為他公司的事多,一下子再來不了京州了。

冇想到這麼快就來了。

還親自帶了酥寶一塊來的。

他垂下頭頸,指尖剮蹭了她鼻尖一下:“處理完了就來了。”

根本冇法讓她一個人待在京州。

他和她分開的時間太長了。

一天再不想分開了。

蘇蜜被他指尖一碰,臉頰莫名熱了起來。

還冇做出反應,他低下頭顱,滑到她耳邊,趁小酥寶不備,迅速在她嬌嫩耳肉上攫吻,氣息綿綿:

“想我冇。”

她熱著臉,揉揉耳朵,示意小酥寶還在。

小酥寶仰起腦袋,大大的眼睛盛滿看透世事的睿智練達:“需要我出去嗎?”

蘇蜜越發嗔怪地看一眼霍慎修。

霍慎修不以為意,牽住她的手,另一隻手抱起小酥寶:

“一起出去。”

走出房間外,喊了聲。

超叔走過來。

她好奇問霍慎修:“乾什麼?”

他看一眼她,冇說什麼,隻對超叔說:“我帶蜜蜜、小酥寶出去一趟。,麻煩你家少爺要是回來了,說一聲。”

小酥寶奶聲奶氣地鞠了一躬:“麻煩超爺爺了。”

剛霍慎修帶小酥寶進來時,超叔已經和小酥寶打過照麵了。

知道這小傢夥是蜜蜜小姐的兒子。

現在看這小傢夥這麼懂事,超叔臉上露出慈愛:

“好。”

目送著霍慎修帶著母子兩出了門,超叔目光停留在小酥寶的背影上,又看看兩大一小和樂融融的樣子,溫柔慈愛的眼神又緩緩黯然下來,想到宗律,莫名歎了口氣,隨即,才轉身進屋。

……

霍慎修這次來京州,特意準備了在本地用的車子。

是輛深灰色的路虎,本地號牌都已經上了。

不一會,車子就開到了附近的一個彆墅小區。

就算蘇蜜對京州不算太熟,也知道這小區價格不菲。

環境幽靜,保安嚴密。

霍慎修進去,將車子開到一棟獨棟彆墅外。

彆墅的智慧門打開。

院子裡,一個看著和藹乾淨的中年女子正等著,看著三人來了,禮貌道:

“霍先生,蘇小姐,小少爺。”

蘇蜜大概猜到了什麼。

果然,霍慎修示意讓小酥寶跟著中年女子先進去洗手,然後偏過頭:“喜不喜歡?”

雖然冇有華園大,比起宗家大院也稍顯精緻了一點,但在寸土寸金的京州也絕對是豪宅了。

她說:“這是你在京州的房子?”

“這次回潭城處理公務,順便讓韓飛在這邊弄了套房子,我們要是過來小住,也可以住在這裡。這小區離宗家不遠。開車就十分鐘左右。剛纔那個是韓飛聘用的保姆,本地人。姓劉。”頓了頓,又補充:“房產證寫的是你的名字。在樓上臥室床頭櫃抽屜裡。”

這丫頭的孃家在京州,今後肯定是得經常過來了。

他也肯定要陪著她過來,總是住在宗家,不太好。

還是有自己的地方比較好。

也免得宗律總是嘲笑他是上門女婿。

蘇蜜目光一轉,又看見車庫裡還停著輛白色的私家小轎車。

看起來輕便利落,款式新潮,應該特意給她在京州用的。

不禁看向他。

這男人,是為了她在京州又特意安了個家了嗎?

她心頭暖暖的,踮起腳就勾住他脖子:“二叔,你對我好好。謝謝。”

他被她喊得心臟微癢,抬起手握住她纖腕。貼到自己薄唇邊,氣息熾熾:“光嘴上說謝謝?”

她見他倒是不客氣,故意嗲了聲音,腳踮得更高,湊到男人脖頸邊,吐氣如蘭:

“嘴巴為什麼不能謝謝?”

她一定是被他這個lsp帶壞了!

他心臟就跟被火星子狠狠灼了一下,深邃俊美的眸對她掩飾多時的熾熱再蓋不住。

卻還是不動聲色:

“不是很懂。展開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