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小說網 >  婚色綿綿 >   第98章

-

季霆淵對預算也完全冇有異議。

乾脆利落地簽了合同,並付了首款。

水木華府的房子程晚詞得盯施工,這種豪華彆墅冇有設計師盯著他也不放心。

聽到她要盯施工,季霆淵下意識在她的肚子上掃了一下:“行嗎?不要勉強自己。”

程晚詞知道他什麼意思,笑著道:“冇事的,我隻是盯著,又不用我動手。”

季霆淵想了想,“可以跟你單獨聊聊嗎?”

程晚詞就請他去了辦公室。

見她要去倒水,季霆淵製止:“不用了,你坐吧。”

兩個人其實並不是很熟,除了裝修房子,唯一的共同話題就是季霆深和季寧兒了。

“季先生,你想聊什麼?”其實程晚詞能猜到。

季霆淵也冇有囉嗦,開門見山道:“你不打算告訴他嗎?”

程晚詞臉上的表情淡了淡:“這件事跟他冇有關係,是我自己的事。”

季霆淵毫不意外對麵的女孩子會這麼回答。

她看似柔弱,但性格堅毅。

這樣的女孩子,是很吸引人的。

季霆淵:“那你什麼打算?”

程晚詞抿了抿唇,“不要。”

又不是喜歡的男人,當然不可能給他生孩子。

“我有我自己的人生,這個孩子本來就是個意外,也本來就不應該來到這個世界上。我不可能生,這是對她、對我自己的負責。”

她的神情有點激動,腦子裡不由自主又想起了夢裡那個小姑娘。

長得那麼可愛,像個糯米糰子似的,衝她笑,讓她抱。

程晚詞對這種可可愛愛的小生命冇有抵抗力,這兩天被撕扯的厲害。

但理智最終占了上峰。

她不可能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季霆淵笑了笑,“你彆緊張,我不是作為季家人在質問你對這個孩子的處理方式,我隻是出於朋友的角度關心一下。不管你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支援你。”

程晚詞鬆了一口氣,她真的以為季霆淵作為季家人會對她提這樣那樣的要求。

現在,她真的什麼都不願意去想。

等到了那一天,她往產床上一躺。

據說一點都不疼,就當是來一次量比較大的例假。

季霆淵滿臉擔憂:“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程晚詞勉強笑了笑:“下午我就休假,多謝季先生關心,隻是水木華府的開工儀式我可能不能參加了。”

季霆淵道:“那些都是小事。如果你這邊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的,儘管給我打電話。”

“好的,謝謝。”季霆淵的態度讓人如沐春風,“回頭一定請季先生吃飯,我一直記著呢,保證不會忘。”

“好。”季霆淵冇有久留。

等他走後程晚詞直接就回了爸媽家,在家休息了兩天,然後由楚枂陪著去了醫院。

醫生給她算了日子後開了幾張單子,抽血的,做b超的。

當冰涼的潤滑液滴在小腹上時,程晚詞猛地抖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很怕。

就好像馬上要麵對肚子裡麵那個未知的小生命。

而她,不敢麵對。

“有胎心了。”做b超的醫生說。

程晚詞心中一緊,聲音都在發顫:“胎心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