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小說網 >  婚色綿綿 >   第404章

-

曲施憶下意識捂住肚子,把身子往季鴻恩身後躲了躲。

她實在是怕季霆深,彷彿被他看一眼肚子裡的孩子就會不保一樣。

大廳了一陣詭異的寂靜,季鴻恩想喝斥,但礙於自己現在都被季霆深壓著,實在冇有勇氣替二房說話。

最後還是季鴻澤尷尬的笑了笑:“霆深說笑了,我們是一家人,往哪搬?至於寧兒說的晚詞失蹤的事,那肯定跟霆淵沒關係啊。這樣,我這就給霆淵打電話問問。”

說完季鴻澤還真掏出手機當眾給季霆淵打電話。

電話冇打通,關機狀態。

季鴻澤心中漸漸不安起來,硬著頭皮笑了笑:“關機了,霆淵最近也挺忙的。”

這話冇人相信,大中午的,又是工作日,關機?

柳婕心裡也惴惴的,季霆淵前麵纔跟薑媛徹底鬨掰,這幾天一直不見人影,難道真的又把程晚詞那個賤人拐跑了?

想到這柳婕就一陣腿軟氣短。

如果是真的,那簡直要了命了,季霆深就不說了,外界怎麼說?

誘拐嫂子私奔,這事兒一旦曝光,季霆淵就完了。

不,不行,這事兒絕對不能算到自己兒子頭上。

柳婕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拍大腿哎呀一聲:

“程晚詞又不見了,我兒子手機也打不通了。霆深啊,我就說程晚詞不是個好女人,你看看這一而再的跑,把你的臉麵扔地上踩不說,還帶壞了我家霆淵。這可怎麼辦啊,以後我們季家還怎麼在燕城立足,這不被人戳爛脊梁骨啊?”

季鴻澤看了柳婕一眼,並冇有出聲阻止。

現在是程晚詞和季霆淵一起不見的,二房冇道理當冤大頭。

季寧兒直接懟回去:

“二嬸你少在這胡攪蠻纏,我哥跟我嫂子最近感情越來越好,嫂子更是一顆心在事業上,她冇有動機也不可能這個時候玩失蹤。”

季霆深冷冷道:“我不怕丟人,而且已經報警了。”

柳婕臉色變了變,其實她心裡清楚,肯定是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兒子乾的好事。

她就不懂了,程晚詞到底有什麼好,這麼多年了這一個個的還對她癡迷不已。

季霆深也冇空跟他們囉嗦,更不想跟柳婕在這打嘴仗,乾脆讓二房的人滾蛋。

曲施憶悄悄戳了一下季鴻恩。

季鴻恩打著哈哈,就跟纔看見景瑜似的:

“景瑜來啦,好久不見了,你和如寒就在這好好歇著,晚上陪我喝一杯。”

“好啊。”景瑜知道季霆深有話說,冇有跟季鴻恩寒暄。

季鴻恩都不敢正眼看季霆深,在這個兒子麵前,他這個老子當得十分冇有臉麵。

“昨晚讓我和寧兒回來吃飯,是你們故意安排的吧?”季霆深突然開口。

曲施憶又不著痕跡的往後縮了縮。

季鴻恩眼神明顯都變了,卻還在裝傻:

“你在說什麼,我安排什麼了?”

季寧兒恍然大悟:“我就說呢,這些年你哪一次記得我媽的忌日了?昨晚突然把我和我哥叫回來,你們什麼目的,不會是跟二哥一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