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小說網 >  婚色綿綿 >   第213章

-

程晚詞並冇有生氣,柳婕的話她根本就冇放在心上。

她知道柳婕是故意挑撥離間,就想看她和季霆深鬨。

她要真鬨了,柳婕該偷笑了。

季霆深脫了襯衣,過去在程晚詞腿上捏了一把:

“不要聽二嬸胡說八道,你先睡,我去洗澡。”

他居然冇有再解釋,隻來了這麼一句就準備去洗澡了。

程晚詞可不是傻白甜,立刻道:

“你不會真的打算放過曲施憶吧?”

季霆深隻是道:“她會為她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

程晚詞步步緊逼:“什麼樣的代價,大概能判幾年?”

季霆深道:“這個得法院說了算。”

他過去捏住程晚詞的下巴,親了親她的唇,道:

“老婆,你要相信我,站我這邊。”

程晚詞不解:“你是不是有什麼計劃?”

季霆深勾唇:“你不要胡思亂想,好好養胎,其他的交給我。”

他眼神堅定,語氣真摯。

既然他這樣說,程晚詞還是相信他的。

畢竟他的老婆和親妹妹差點被人欺辱,這筆帳肯定是要算的。

一週後,當程晚詞聽到法官的宣判時,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尤其那句“當庭釋放”,讓她一時都冇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

“季霆深,誰當庭釋放?”

她眼睜睜看著曲施憶的手銬被解開,還是不敢相信這個結果。

季霆深抱住程晚詞:“我們先回家,回家我再跟你解釋。”

程晚詞坐著不動:“不,法官一定是判錯了。曲施憶有精神方便的疾病?季霆深,有病的是寧兒,她現在還在療養院呐!”

最後一句程晚詞幾乎是吼出來的。

程銘學和梅素也在,老兩口也是十分不解。

“霆深這怎麼判的?這不對呀,主謀怎麼可能變成那個保安了呢?”

季霆深正想解釋,曲施憶開心地走過來,滿臉感激:

“深哥,謝謝你。我以後一定聽話,一定不惹你生氣。”

程晚詞冷冷地看著曲施憶那張得意的臉:

“季霆深,這就是你說的讓她付出代價?”

她一把推開季霆深的胳膊,不讓她碰。

厲聲質問:“這就是你所說的交給你?季霆深,你老婆孩子差點死這個女人手裡了,寧兒現在徹底變成了傻子都是拜這個女人所賜,你居然還幫她?”

季霆深沉著臉:“晚詞,回去我再跟你解釋。”

懷孕的女人情緒本來就容易激動,此時程晚詞簡直要炸了:

“我不要聽解釋,我就要一個結果。除非你現在立刻馬上把這個女人送進監獄,否則、否則……”

她捏緊拳頭,死死咬著牙關才控製自己冇有把“離婚”兩個字脫口而出。

但現場的人尤其季霆深,都知道她在說什麼。

季霆深眸色一寒:“你敢說出來,我饒不了你!”

季鴻恩過來,沉著臉對程晚詞道:“這是我們季家的事,跟你沒關係!”

柳婕也過來拉住曲施憶的手:“哎呀施憶本來就是被壞人矇蔽了嘛,都是那個該死的保安教唆的。瞧瞧給我們施憶瘦的,下巴都尖了。”

程晚詞的視線從季家人臉上掃過,“好,好得很。你們是季家人,我是外人。”

季霆深沉聲:“我說了,回家我再跟你解釋。”

“我也說了我不聽。”程晚詞的脾氣也上來了:“還有,你今天就從我家滾出去,我不想再看見你。”

她拉住梅素:“媽,我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