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小說網 >  婚色綿綿 >   第196章

-

“你是不是瘋了!”

季鴻澤一把甩開柳婕,刻意壓著嗓子,指著柳婕的鼻子怒道:

“你想乾什麼?你要不要臉?你覺得你那點上不了檯麵的小把戲能騙過誰?”

柳婕像一隻憤怒的母貓:

“我瘋了還是你們瘋了?他是怎麼對我的?”

季鴻澤不想跟她囉嗦,惡狠狠道:

“你就作吧!你不要臉,我跟霆淵還要臉呢!你就作吧,看看最後倒黴的是誰!”

說完季鴻澤不再囉嗦,摔門出去了。

柳婕氣得咬牙切齒,但是季鴻澤的話還是讓她清醒了一些。

雖然季霆淵身體不好,但不管怎麼樣也是她的兒子,而且還是唯一的兒子。

想到季霆淵,柳婕的腦子慢慢冷靜下來了。

這時,季霆淵端著餐盤敲門進來。

看到兒子,柳婕多少有一些尷尬。

“怎麼是你送?那些該死的傭人現在連飯都不給我吃了嗎?”

季霆淵把飯菜放在桌子上,眼神有些無奈:

“你又是何必?從上午到現在,你自己做了什麼心裡冇有數嗎?”

“我說的都是事實!”柳婕很不高興道:“你怎麼回事?跟你爸一樣胳膊肘往外拐,你知道你媽損失有多大嗎?”

季霆淵不想跟他媽扯這些,扯不清:

“你想要什麼,我給你買,行嗎?”

“那不一樣!”柳婕越想越生氣:“今天晚上一下子要給三個人上族譜,也就意味著以後季氏賺的每一分錢都有那三個人的份兒,憑什麼?”

季霆淵:“憑他們都是季家的人。”

他完全不懂他媽在計較什麼,從很小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改變柳婕。

季鴻澤不能,他這個兒子也不能。

門外,季霆潯撇撇嘴,終於知道季鴻澤為什麼不願意回家了。

要爛爛一窩,二房冇有誰比誰高貴。

挺好。

晚宴算是季霆深回老家來辦的招待,每次回來都要請一頓的。

隻是這一次季霆深明顯不高興了,本來要跟季霆深開口聊清河鎮建設的鎮長和書記就有點開不了口。

兩人在心裡把那群喜歡說閒話的女人埋怨了一通,最後還是硬著頭皮提了提。

季霆深淡淡道:“當初季氏撥款把清河鎮打造成了遠近聞名的熱門旅遊古鎮,之前路過鎮上的時候看到多了很多違規建築。怎麼,想讓我給他們買單?”

這話一出,席間又靜默下來。

在政府當乾部的都很尷尬,季家本家早就遷離清河鎮了。隻是因為祖宅和季家宗祠在這裡,季霆深也是看在這個麵子上纔會撥款扶持清河鎮。

但人家不是慈善家,更不是人傻錢多的冤大頭。

那些人把原本隻有二層的木樓一個勁兒往上加,搞得不倫不類的,圖什麼在座的心知肚明。

一個貪字罷了。

席間氣氛尷尬極了,冇人吭聲。

程晚詞突然道:“季霆深,我想喝湯。”

眾人發現,原本沉著臉的季霆深瞬間變臉。

“老婆你要喝湯?雞湯還是魚湯?讓芳姨去廚房給你盛吧。”

芳姨立刻過來。

程晚詞道:“我想喝雞湯。”

孕婦能吃能喝,老一輩人就可高興了。

芳姨連連道:“好好,今天的雞湯是用了五隻老母雞一起熬的,熬了一大鍋,香得不得了,少奶奶您多喝點。”

有那會來事的人趕緊附和:

“對對,這鄉下的老母雞最有營養了,侄兒媳婦你多喝點,對孩子好。”

“我媽家養了不少土雞土鴨,回頭抓上幾隻拿回去燉。”

“我家攢了不少土雞蛋,侄兒媳婦兒你要不嫌棄,回頭裝上幾箱拉回去慢慢吃。”

程晚詞笑著道:“那就謝謝各位嬸子厚愛了。”

院子裡的氛圍總算熱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