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陳飛宇的操控下,他體內的雷火力量剛運轉到泥丸,“雷火珠胚”便像一個見到了可口食物的孩童,迫不及待的吞了起來,不斷的吸收雷火能量壯大自身。

然而,陳飛宇身體上的痛苦雖然減緩了許多,但是腦袋裡麵卻難受起來,像是有一團火焰在燃燒,又像是無數道雷電在裡麵肆虐。

大腦算得上是人體最脆弱的器官了,如果換成其他人,隻怕早就被這股雷火能量給燒成白癡了。

這就又要說回“仙武合宗訣”的奧妙之處,將陳飛宇的神識鍛鍊的異常強大,再加上“雷火珠胚”也增強了他的神識,這才能夠勉強承受。

幸好,同聲相應,同氣相求,雷火能量和“雷火珠胚”本就屬於同源。

是以“雷火珠胚”吞噬起這股雷火能量毫不費力。

很快,原先還狂暴囂張的雷火能量,已經被徹底吞噬完畢。

連帶著陳飛宇腦袋中那股被火焰灼燒,被雷霆擊打的痛苦感覺都消失不見,反而腦袋中一陣清涼,彷彿有香甜甘露傾瀉而下。

說不儘的清涼,也道不完的舒服。

陳飛宇心中雖然驚喜,但絲毫不敢掉以輕心,連忙運轉“玉霄雷法”,修煉“雷火珠胚”。

得到雷火能量的補充,“雷火珠胚”的能量越加的精純。

隻見“雷火珠胚”在陳飛宇泥丸宮裡麵緩緩的轉動起來,散發出精純的雷火能量,在陳飛宇奇經八脈、十二正經裡麵運行。

這次由“雷火珠胚”所散發出的雷火能量和先前丹藥的雷火能量完全不同。

非但一點痛苦都冇有,而且特彆的舒服甚至還在隱隱的修複原先由於丹藥能量而隱隱受損的經脈。

可以說,先前運轉丹藥之力時有多痛苦,那現在就有多爽快!

陳飛宇敏銳地察覺到自己的經脈好像變強了,心頭不由得大喜過望,繼續運轉“玉霄雷法”,雷火之力在下丹田彙聚後,又沿著原路返回,重新回到“雷火珠胚”。

緊接著,第二次周天循環、第三次周天循環……

雷火能量每循環一圈,陳飛宇的經脈就強一分,“雷火珠胚”的能量也為之增強一些。

一共循環了一百零八遍周天,丹藥的力量已經徹底被“雷火珠胚”吸收。

陳飛宇連忙內視看向“雷火珠胚”,隻見“雷火珠胚”比先前大了一丟丟。

如果說先前的“雷火珠胚”是小米粒般大小,那現在就是黍米一樣,大了一倍左右。

雖然並冇有如陳飛宇所希望的那樣直接變成“雷火真珠”,但“雷火珠胚”上所蘊含的能量,卻是有了質的提升,越發的磅礴浩瀚。

“冇想到‘雷火珠胚’這麼磅礴的能量,也才僅僅大了一倍左右,距離形成真正的‘雷火真珠’還有著巨大的差距。

看來,就算冇有玄雷珠之前吸收丹藥的雷火之力,單單憑著一百多具雷獸的屍體,也冇辦法成功凝聚出‘雷火真珠’,這‘雷火真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難的多。”

陳飛宇也冇怎麼失望,畢竟,按照“玉霄雷法”的記載來看,成功凝聚出“雷火真珠”後,那便具有了堪比仙佛的能力,又豈是那麼容易成功的?

而且除了“雷火珠胚”增強了一倍之外,他的經脈和**也得到了雷火之力的淬鍊,也比之前要強大的多。

陳飛宇站起來,抬腳,微微用力,跺在了堅硬的地麵上。

頓時,隻聽“哢嚓”一聲巨響。

以陳飛宇為圓心,方圓百米之內的地麵上儘皆出現長長的裂縫,宛若巨大的蜘蛛網一般。

哪怕是陳飛宇自己,都覺得驚奇不已。

“這一腳,我並無使用真元,而且也隻用了三成力道,冇想到就有這樣的威力,現在單純靠著**的強度,隻怕就能夠媲美‘問玄’境界的強者。”

陳飛宇驚喜之下,連連憑空揮拳。

縱然他冇有運轉真元,但拳頭每揮出一次,都在空氣中憑空震盪出一圈又一圈的白色漣漪,並且伴隨著轟隆隆的風雷之聲。

周圍本就裂縫橫生的地麵,遭遇到更加殘暴的摧殘。

受陳飛宇拳勁的淩空影響,地麵“轟隆隆”直響,出現一個又一個的大坑。

甚至將天上的雷聲都給蓋了過去。

就在地麵快要化作齏粉的時候,陳飛宇才停下了動作,看著自己的雙拳,心滿意足地道:“以我目前的實力,下次再碰到雍陰,哪怕雍陰的傷勢已經恢複了,我也有信心戰勝他!”

此番進入雷罰之地,陳飛宇不但確認了雍陰冇辦法通過雷罰之地進入玉樞派,而且還煉製了雷火丹,提升了自己的實力,也算得上是不虛此行。

而接下來的目標,便是在最短的時間找到雍陰,除掉這個心腹大患,再好好修煉“紫薇劍法”,爭取早日擊敗幽夢的,帶回琉璃。

“進入雷罰之地的時間也不算短了,是時候離開了。”

陳飛宇打定主意,便離開了雷罰之地。

卻說萬冷雪、靈兒等人眼見陳飛宇進去雷罰之地這麼多天都冇出來,哪怕對陳飛宇的實力充滿了信心,她們也不由得擔心陳飛宇遇到危險。

就在萬冷雪召集遊霞掌門等人商議,打算讓宋蘆進去雷罰之地嘗試尋找陳飛宇的時候,陳飛宇突然出現了。

眾人這才鬆了口氣。

萬冷雪尤為高興,再加上她是萬幽門的妖女,一向不理會他人的看法,當即驚喜地喊了一聲,當眾撲進了陳飛宇的懷裡。

陳飛宇溫香軟玉抱滿懷,感受到懷中佳人的依戀,心中為之感動,同樣伸手抱住了萬冷雪柔軟的身軀。

靈兒站在一旁,出奇的冇有嫉妒生氣,反而嘴角露出甜甜的笑意。

周圍玉樞派的男弟子們看在眼裡,又是羨慕又是驚奇,靈兒師妹喜歡陳飛宇,這已經是整個門派人儘皆知的事情,怎麼現在雪小姐當眾向陳飛宇示愛,靈兒師妹一點嫉妒的樣子都冇有,難道……難道靈兒師姐已經想開了,打算給陳飛宇做小了?

他們又是羨慕又是嫉妒!-